逛北京「單向空間」書店

昨晚(因為誤點的關係,所以應該說是今天凌晨)終於回到台北;因為延遲降落、而且半夜得等巴士回台北市區、再加上搭計程車,所以雖然實際飛行時間只有三小時左右,但從出發到進家門一共花了近十個小時,相當充實。

在離開北京之前的最後一個下午,我把握機會去了一趟在當地也算是相當有名氣的「單向空間」書店的朝陽大悅城店(大悅城是一家百貨公司)。根據「北京最值得去的11家書店巡禮」的介紹:

2006年,許知遠、吳曉波、張帆、于威十三位供職於媒體的年輕人共同出資創立了單向街圖書館,「單向街」這個名字取自德國思想家本雅明(註:Walter Benjamin,台灣一般譯為「班雅明」)的同名著作《單向街》。

當時籌資建立書店,只是一時興起,為了提供一個能讓他們自己和他們的朋友共同讀書的地方而已。書店初始時地處圓明園旁邊一處廢棄的畫廊,十分不易尋到,頗有點隱士的味道。

然而由於書店的股東們自己都是作家、媒體人或者詩人,所以可以請到很多圈內人進行演講,故文化沙龍質量一直很高。於是單向街漸漸成為北京的一個文化地標,每周末都會有幾十上百的人從城市的各個角落趕來,談談閱讀,聊聊電影。

雖然我不是文青,但能夠得到一地文青長時間支持的店,應該多少有些特色,只是看這些特色個人是否欣賞而已。那麼,就來參觀一下「單向街」吧。

北京「單向空間」

「單向空間」入口,旁邊有兩座特價花車、「今日沙龍」看板、以及常見的咖啡座。 (more…)

Read More

萬聖書園

北京買書記

上面這些是今天下午在北京五道口附近藍旗營(北京大學一帶,不知道清朝時是不是正藍旗或鑲藍旗的領地)逛書店的一些收穫。

書因為還沒讀,所以倒還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心得,大致上就是我到北京或上海喜歡買的這類跟語言、史地、藏書、以及人物有關,而且台灣應該還沒有的出版品;有時候也會刻意買一些明知史料或觀點會跟外面不太一樣的書(例如《檔案裡的中國海軍歷史》),餘暇時跟手上其他的資料對照閱讀,往往也能得到不少旁徵博引的樂趣。

不過因為攜帶不便的關係(光是從五道口到我的住處就要穿過半個市區,而且才第一站而已),原本看中意的書有二十多本,臨到結帳時剩下十本,最後關頭再抽掉三本雖然喜歡但恐怕沒時間讀的、以及最厚重的,才剩下上面貼出來的這七本。

挑書的困擾

在挑書的時候,其實往往是自己先天本性和後天算計一直交戰。有些書往往看到題目就想放入購物車(這次的第一站「萬聖書園」還真的提供了小小的超市推車),幸好我已經過了看封面設計就想買的階段,而且這裡的書封在精緻度和設計感方面,還是略遜台灣一籌。

然而如果只是想要的都買回去,即使不談放置空間的問題,也需要相當的時間去閱讀和消化;而現在時間對我來說是奢侈品,理智會告訴我,看得完的才買,「可能用得到」或「有時間會看」的都暫且停手,書是會等你的。

才怪。 (more…)

Read More

紙本出版終將走向群募

最近幾年,出版業真的不好做。

從整體出版載具的角度(包括紙本、電子、網頁等等)來說,2007年iPhone和Kindle的誕生、再加上次年的景氣問題和社群網站風潮,可能是爆發的主因。

長遠來說,閱讀習慣的改變、資訊的碎片化,以及拜之前幾年搜尋引擎機器人的成熟、以及UGC(用戶貢獻內容)網路服務多年累積之賜,網路上儲存流通的資訊量已經到達「基本上什麼都找得到」的臨界點,因而內容相對靜態、固定、無擴充性的紙本就逐漸開始成為弱勢。

有人認為社群網站的普及是影響閱讀習慣的主因,但我認為它們的角色是比較間接的;社群網站在這裡扮演的主要角色,其實在於推廣並加速了資訊碎片化的過程。

關於紙本在市場上的消退,我聽過很多不同版本的故事,也有整體營業額每年下降15%的、也有20%的;有用書市交易和退書規模計算的、也有從全年度文化用紙消耗量來估的,但大致上都是下滑的訊息;至於傳統出版業中我比較熟悉的雜誌方面,除了數量多半下滑之外,連整個產業的營收模式都有整體結構上的改變。

過去的雜誌業,其實追溯到2000年前後就已經開始轉變;當時大體上理想的成本結構是:

(more…)

Read More

內容農奴、經銷商、人體蜈蚣

媒體內部必須依賴一群人不斷對數位科技變化作出反應,這群人就是小編,搜尋引擎、社群平台的演算法每月甚至每週都可能變化,小編必須保持隨時應變的能力。小編還必須……將讀者與作者的世界連結起來,一方面可以推廣內容,一方面建立更加死忠的讀者群。
Source: 如果小編只是內容農奴,那乾脆外包給工讀生好了。

這篇寫得很好,當小編的人都該看看。或許有時候來自國外的觀念用英文表達比較方便,原文中提到的「engagement editor」(簡單翻譯大概是「讀者互動編輯」吧)確實兩個字就涵蓋了社群媒體小編的幾乎所有功能。

不過國內一些網站媒體的大問題,並不在於小編,而在於編輯。其實這一點我已經講過很多次,這次就藉著「內容農奴」這篇文章再借題發揮一下。

至於問題最嚴重的媒體類別,是在話題流動快速、而且文章時效性較高的新聞和科技網站,而這兩類網站的問題根源又稍微有所不同。

電視新聞頻道

對於一般新聞網站而言,遠因可以上溯到國內解嚴之後媒體開放,有線電視頻道林立、24小時全天候新聞台出現,需要大量的內容去填補原本不存在的新聞空間(如果您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從前只有三個電視台、平常每天只有早中晚各30分鐘的新聞時間)。

在我自己的印象中,解嚴後第一次的新聞爆發是在1990年的「Operation Desert Shield」,也就是美國在兩伊戰爭之後第一次在中東大規模用兵,由於當時CNN記者甚至深入遭受攻擊的「敵方」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對外轉播報導,所以有鋪天蓋地、整天夠用的新聞內容和話題;而這樣的「飽足感」也隨著1990年代初期的多事,持續了一段時間。

(more…)

Read More

以火車為家

Source: 月票比房租便宜 德國大學生以火車為家 | 國際 | 即時 | 聯合新聞網

從前只用過Interrail火車票在環繞西歐的火車上住過六天,離「以火車為家」還差得遠。

現在這樣做的可行性比以前高得多,因為東歐開放之後可以選擇的路線更多、適合過夜的車班和車站也更多、應該也比從前安全、跨國路線的簽證問題也更少。

從前歐洲還只有一般火車的時候,自帶大鎖頭是一個人在車上過夜的必要裝備,以避免行李架上的背包在離座吃東西或上廁所時被順便帶走,但最好還是不要離開超過30秒。如果現在還有這個顧慮的話,要在火車上生活應該是不太方便。

如果真的是「以火車為家」的話,我猜應該是把某個火車站當基地,用車站置物櫃放個人物品、(有些車站有的)浴室洗澡,等放學或下班之後規劃好路線和班次,坐上火車臥鋪(或是面對面座椅可以拉平的廂房)睡覺;到站之後就在當地購物、遊覽、蹲咖啡廳、上圖書館,時間到了再回來,甚至是一夜剛好繞一圈回到原地。

短時間(例如一年內)這樣做應該還可以,再長的話應該就不是那麼有趣了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