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書、留書、整理書

丟棄書籍不代表丟棄知識,擁有書本也不代表擁有知識,因此近藤強調,只保留那些會想要一讀再讀、或每次光看書封就會湧起感動的書,為未來的新書騰出架上空間,才能讓知識流動,讓自己能不斷成長,否則就算藏書再多,也只是占空間的無用裝飾和自我安慰而已。

來源: 「說不定以後還會再看?」別讓家中書滿為患,這4種書請勇敢丟掉吧

道理都對、對空間真的很有限的人也是有用的建議,但完全不是享受藏書的方法。

用這種方式整理出來的是有效率的圖書館或倉庫,但不能算是書房。

要強調的是,對於生活在台灣或日本這種人口密集的地方,空間還是很重要的;所以,以下必須先假設空間不是問題、或是買書的人願意犧牲其他空間(例如睡覺或放衣服)來放書,而且經常使用書(而不只是讀書)。

書除了是一種實用的東西之外,也是一種會帶著情感連結的東西;跟狗一樣,你跟它互動越多,它就越會留在你的身邊。我們養寵物的時候通常不會用花色分、用品種分、或是用尺寸分,而是一種類似人際關係的親疏遠近。

這種關係不是物理性的,所以也不能用物理性的方式去解決。

Continue reading

Seth Godin的部落格(二)

行銷人Seth Godin的部落格真的更新得很勤,幾乎是一天一則。

每次看他寫的文章,都有兩種彼此有點矛盾的感覺:

  • 廢話有夠多,其實寫的題目都是隨手拈來,而且常常看了開頭就知道後面要寫什麼。
  • 但是我就沒想到這些雞毛蒜皮的觀察也可以寫,而且就算要寫,觀察也可能沒人家深入、文章也不見得那麼有力。

雖然這麼說,他作為行銷人的觀察力和表達力,還是很值得敬佩的。

附註:

  1. 我曾經是Godin旗下Domino Project team的海外成員,但因為事忙,所以沒有維持很久。
  2. 為什麼這篇是(二)呢?因為寫完才想起來,我三年前也寫過一則類似的記事,所以那則是(一)

最美的噴射戰鬥機

(F86, photo by Paul Pelhams, CC BY-SA 2.0)

朋友說F-14是他認為有史以來最美的噴射戰鬥機。雖然F-14(或許一部分原因是電影加持)堪稱一代經典沒錯,不過我的口味比較特別,我覺得最美的噴射戰鬥機是橫跨兩個世代、線條簡單卻不失洗鍊的F-86F。

在那個「面積律」和「舉昇體」機身設計規範還沒有被發現的時代,即使是噴射機也殘留著一些螺旋槳飛機的古風,但簡單明瞭的後掠翼(相對於後來效率更好的幾何翼形)卻象徵著人們對於高速的憧憬。

跟後來的精密雷達射控系統、以及全程導引飛彈相比,F-86F簡單的反射式瞄準器、以及六挺.50機槍的配置,只能算是西部牛仔等級的配備,但以狗咬狗近戰的角度來說,完全是一種老派的硬漢風格。

當然這些只是因為喜歡這架飛機而想出來的浪漫理由;F-86F在它的時代仍然是尖端科技,而每個時代的尖端科技總有一天會變成老派硬漢,即使是F-14也不例外。

12400459_10156438344360174_4009363377220785579_n.jpg

F-14 (Photo Courtesy of National Naval Aviation Museum)

 

寫字了

自從前年寫了「暴民」兩字,因為被廣泛使用而有了點知名度之後,陸續開始有人找我寫字作為設計素材之用,從產品標籤到書籍封面都有。

我因為自小疏懶,沒有受過正式的書法訓練、也不常練字,只是偶爾模仿喜愛的大師筆法;所以嚴格說來間架不全、筆法未熟,沒有什麼藝術價值,頂多是因為沒有流派而(說好聽些)自成一家,跟臨帖而來的書法家相較算是有些特色。

所以我一向不敢說自己的字是「書法」,頂多是特別一點的毛筆字塗鴉而已;但是既然有人欣賞,就勉力寫寫賺些便當資金吧。

1510597_1554026438222133_2584657870273054238_n

2016開年小記

(以下是開年第一天原本在Facebook上寫的幾則小記,原本想說這樣寫過去就好了,但後來又冒出一些參考資料,於是想想還是整理一下。)

忙亂過一陣,原本想學人家寫一篇年末或年初回想檢討文的,但前後掃過一輪,發現其實想講的東西在這兩篇先前的文章裡講完了:

前因:
台灣的科技媒體越來越走火入魔

後果:
我抱怨幾句之後,意外促成了Rocket Café科技評論網站的誕生與公司改組

關於自己

剩下還沒講的部份,大概就是接下來生活上該有些什麼改變了吧。除了把工作的東西盡量做起來之外,也應該開始恢復些好一點的生活習慣了。

Continue reading

自由工作者的世代來臨了嗎?

TechCrunch網站刊出了一篇標題為《自由工作者的世代:為什麼新創公司和企業都要注意這股風潮》(The Freelancer Generation: Why Startups And Enterprises Need To Pay Attention)的文章,指出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將成為往後的職場主力。

這篇文章的開頭,以美國市場的標準而言完全沒有問題:

一週工作40個小時(每天8小時)的工作型態已經不再,矽谷大多數新創公司的創辦人每週都工作達50到60個小時。

這段話看起來其實跟之後的立論並沒有關係;後面說的邏輯是,由於新創公司進用了數以百萬計的自由工作者,所以會有更多的人加入自由工作的陣容,而無論是新創公司或企業,對於這樣的趨勢都不能忽視。

Continue reading

真的只是電池科技趕不上?

美國科技專欄作家Walter Mossberg幾天前發表了一篇名為〈Battery tech isn’t keeping up〉(電池科技趕不上其他發展)的文章,頓時造成一片迴響,多家媒體也紛紛引用(或盜用)這番說法,但這個題目其實是值得稍微深入思考一下的。

Mossberg在文章中提到:

智慧型手機的效能、速度、以及功能的多樣性都一直快速成長,但電池供電時間增加的幅度卻沒那麼大;例如iPhone 6的A8處理器,蘋果號稱處理速度比2007年的第一代iPhone提升了50倍、繪圖晶片速度快了84倍,而iPhone 6S的A9處理器的運算速度更比A8快了70%、繪圖晶片則快了90%。

但跟2007年的iPhone相較,蘋果在電池方面的進步就相當有限。第一代iPhone號稱提供了8小時的通話時間與6小時上網時間,而iPhone 6S的通話時間則是14小時、上網時間11小時,只有原來的2倍。

基本上不必質疑的是,大家都喜歡更快、功能更多的機器,手機也好、電腦也好;而更快更棒的機器,就需要更多的電力來支撐、運作得更久,所以我們需要更大或更好的電池。

對嗎?

Continue reading

4吋螢幕「iPhone 6C」的角色是什麼?

最近許多新聞來源(例如MacRumors)都指出蘋果可能在2016年初推出4吋螢幕、硬體規格稍微降級、採用類似iPhone 5較為方正外殼的「小螢幕版」iPhone 6,以下就依iPhone 5C的例子,暫時稱之為iPhone 6C。

相對於iPhone 5C因為尺寸不變、外殼採用塑膠材質,顯然是一般5系列機種的低價版;而iPhone 6C採用了不同的手法,以螢幕尺寸作為市場區隔。也就是說,或許從外觀來看,除了螢幕大小之外沒有「低價版」的樣子,而是採用和正規版相同的金屬外殼和精緻度(雖然有不少用戶認為,iPhone 5C的塑膠殼手感相當好)。

也因為區隔方式不同,所以iPhone 6C(如果真的以上述的方式存在)可能不會像5C以「多采多姿」、「針對年輕族群設計」之類的角度來訴求。請注意:雖說iPhone 5C是比同時期的5S便宜,但蘋果從來不以「低價版」作為產品訴求。

Continue reading

Upthere、網路磁碟、以及SaaX,你準備好了嗎?

自從有「資料備份」這個觀念以來,如何備份、備份到哪裡、備份資料是否安全,就一直是大家頭痛的問題。

在網路還不普及的時代,解決方案似乎比較簡單:磁帶、磁碟、光碟、外接磁碟等等,反正只要是儲存設備,多買一份、多拷貝一份放著就是,就賭兩份資料同時出問題的機率能有多高。

這類備份方式雖然簡單明瞭,但除了賭設備本身的耐用度之外,賭的還有人的惰性;在這種備份方式之下,問題通常會出在:

  1. 一段長時間忘了/懶得備份之後,電腦上的資料壞了。但是還好,外接硬碟上還有半年前的資料;
  2. 認為某份舊資料應該不會用到了,所以從電腦上刪掉;結果下次想起來要用的時候,號稱壽命百年的備份光碟讀不出來;
  3. 原始資料壞了,但備份在去年就已經離職、現在找不到人的前員工手上。

在網路興起普及、幾乎每個家庭和辦公室都有寬頻網路之後,「雲端儲存」成了另外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簡單的說,就是用網路取代USB、SATA、或是SCSI介面,把外接磁碟「外發」給某一家不知道公司在哪裡、也不知道資料實際上儲存在哪裡的公司,讓他們幫忙存;我們付錢,只要確定需要資料的時候找得回來就好。

這有點像是「個人倉庫」的概念:把倉庫抽離自己的家或辦公室,讓專門的業者集中這些個人庫存,提供更好的儲存和管理效率;不一樣的地方是,你要取用個人物品的時候不需要出門。

Continue reading

大家都在創業

大家都在創業(包括我自己在內)。

聰明人就該創業嗎?當然不,而是「適合創業的人才應該去創業」、至少應該是「在大組織裡難以發揮的人才適合創業」(我自己屬於後者)。

就像能創好業的人不見得聰明一樣,聰明的人也可能是糟糕的管理者;何況即使是絕佳的創意或技術人才,也可能會被管理、會計、財務、人事、總務之類的事情消磨殆盡。

創過業的人就知道,做生意不只是把東西做出來賣這麼簡單而已。

即使是很聰明的人,在單打獨鬥、或是跟志同道合朋友創業的時候能夠發揮,一旦事業成功、公司擴大,或是公司被更大的公司併購時,仍然必須面對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

最理想的狀況是跟一個能合作無間、而且專長不同的人搭檔(例如工程師加經營者),或是公司還不大的時候就被併購,雜務讓公司行政部門負責,自己專注所長就可以。不過這樣的機會只能說是可遇而不可求。

所以,即使是聰明人也不一定要排斥大組織,有時候就是要有那些資源、兵力、布局、情勢才能成事;諸葛亮如果一直都是隆中接案的個體戶,也不會有後來的成就。

反之,如果有想法、有資源,但又怕大公司的繁文縟節、政治鬥爭、開會討論、或者光是單純的「帶部下」就已經耗去大半心神,寧可用這些時間來做事的人,那就創業吧。

創業沒什麼了不起,只是風險比較高、運氣好的話或許達到目標的速度比較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