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暫時離開Tumblr

幾年前,我把個人網站搬到Tumblr上、再套上專屬網址,過了一段非常滿意的時光。Tumblr的簡潔好用、以及對於網頁主題的高度修改彈性,確實是當時的最佳選擇。

今年,Tumblr公司藉著被Yahoo併購的機會也計畫進入台灣市場;這是個好消息,我也一直充滿期望。雖然我對於中文介面沒有立即的需求,但某些跟中文相關的功能(例如跟中文完全不相容的站內搜尋;我自己是裝上Google引擎硬改的)如果可以改善的話,對於中文用戶來說也是個不錯的消息。

然而遺憾的是,中文介面出現了(而且翻譯還算不錯),但後台的編輯器出了很大的問題:

  • 在Markdown編輯模式下無法貼圖:必須轉回HTML或Rich Text模式才行,但如果貼好再轉回Markdown格式會跑掉。
  • 在寫好並儲存中文文章之後,如果想再打開文章編輯,會出現圖中嚴重的HTML escape問題,使得整個編輯器無法使用(雖然還是有工具可以把文字轉回來,但非常麻煩):
    html_escape

這兩個問題已經透過在Yahoo的朋友反映了幾個月,也因為如此有些文章暫時不敢在Tumblr上發表(貼上去之後改個五六次是很正常的);雖然朋友很熱心的一再幫忙傳達意見,但很遺憾的,Tumblr在改版並且加上中文介面之後,反正變成了幾乎完全不能用的服務。

目前已經確定會發生這個問題的環境,是Mac OS X搭配Chrome/ Safari/ Firefox(也就是或許跟Mac OS X有關,但和瀏覽器無關),其他平台可能沒有(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測試看看)、據說Tumblr工程師也「無法複製這個問題」,所以暫時無解。

因為從前用過一段時間WordPress,所以操作起來還算熟、轉移過來也要不了多少時間,於是就移過來了。在這裡待一段時間看看;如果Tumblr沒有改善、這裡用起來也還穩定,那就定居下來囉。

Read More

沒有下次了。臉書掰。

我的兩個Facebook帳號,在過去兩天之中陸續被鎖定停權。

第一個
第二個

第一個帳號已經使用很多年(記憶中是從大約2007或2009年開始),中間沒有任何問題;但兩天前我收到Facebook的訊息,告知我的帳號「因為安全理由」而被暫時鎖住。

因為我在個人和工作方面的聯繫,有很多是透過Facebook來進行的、而且其實我也不知道「安全理由」是什麼意思,或許只是遭到隨機攻擊或試圖破解;在這樣的情況下,Facebook必須暫時將帳號凍結,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所以為了繼續在上面的活動,我啟用了一個備用帳號、而且一夜之間就有數百位朋友回來加我(光這一點就應該知道我不是假人吧)。

或者換個方式說,這一點證明我這個人真的存在(而非Facebook社群規範中「假冒他人」)、而且我的真實性和可靠度是有一定人數的讀者支持的。

在之後和Facebook之間的信件往返、以及查閱到的資料之中,顯示他們所謂的「安全理由」是我沒有使用「真實身分」來申請帳號,而且我可能受到他人的刻意檢舉。

對於「網路實名制」,我持的是反對立場。雖然實名制有一些管理上的優點,但我相信人們有權利決定自己要以什麼樣貌出現在他人面前,也有權選擇讓自己不只是證件上所說的那個人。

事實上,我連在共產國家的社群網路上都沒有碰到這樣的要求。

(對啦,他們都知道你我是誰,但至少在網路上混這麼久,在對岸用花名活動還是可以的,而且目前為止還沒有被強迫公布身分。) (more…)

Read More

Two down, zero to go. Bye Facebook.

My two Facebook accounts were knocked down in two days.

First

Second

I have used the first for several years without problem; just two days ago I was informed by FB that my account was “temporarily locked due to security reasons”.

Since a good part of my online communications, personal and work, are handled on that platform and I didn’t know what the “security reasons” are (it could be just someone attacked it and FB had to suspend it to keep it safe, I understand that), I activated a backup account and bring back hundreds of followers overnight.

That means I am a real person, and I have my own credibility that people appreciate and trust.

Later researches and mail conversations revealed that the “security reason” was that I was not using real name on that account and I was probably reported someone who doesn’t like me.

I don’t like anyone to enforce “real name policy” since people have the right to choose who and how others see them and, moreover, become a personality beyond what their ID can say about them.

In fact, I didn’t even have this problem on social networks in some communist countries.

(Yes, they know who you are, but at least for now they did not force you to reveal your identity to the public.) (more…)

Read More

Google+「失敗」的原因,在我看來

美國科技博客Mashable周末刊文,基於對谷歌內部人士和分析師的採訪分析了Google+的失敗原因。文章認為,Google+的失敗是由於試圖在Facebook的領域打敗Facebook。
──Google+失敗內幕:挑戰Facebook受創

Google+挑戰FB不成,並不是因為「試圖在Facebook的領域打敗Facebook」,而是因為想憑藉原本大量的Google帳號擁有者搞封閉生態系。

簡單的說,至今仍沒辦法從Instagram直接分享照片到Google+、也沒辦法從Google+直接分享到FB。想把G+貼文同步到Twitter?好像不行。想把Tumblr貼文同步到G+?好像也不行。

結案。

G+的封閉設計,違反了這年頭社群網路資訊流通和分享的基本原則;活躍的社群使用者必須「專程」到G+上貼文,才有辦法分享原本已經貼在別處的內容。

久而久之,G+帳號就長出草來,許多用戶也只會在清明節過去看看了。

我過去寫過多篇文章講這件事,但Google當然不會理我;所以落到現在被說「鬼城」、「失敗」,我也沒有辦法了。(攤手)

參考閱讀:

Read More

鮪魚╳綿羊:自由譯者對談錄

註:本文是我和日文譯者「綿羊」在2008年關於翻譯工作的線上對談記錄。因為原始網站已經不見,所以從故紙堆中好不容易找出來重貼,也算是對綿羊最近新書《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的一點點賀禮、或許也可以說是某種「前傳」。 :)


網路上小名叫做「綿羊」的日文譯者王蘊潔。綿羊在日本求學期間,愛上了日本文化;誤打誤撞進入翻譯這一行,才發現正是自己的志業。曾翻譯過山崎豐子、白石一文、石田衣良、小川洋子、市川拓司等日本作家的暢銷作品。

之所以會認識並先邀請綿羊,是因為我自己愛讀日本女作家山崎豐子的作品,最近的《不沈的太陽》不僅內容發人深省,譯者的用心和文筆更是功不可沒;後來發現綿羊在網路上也相當活躍,所以厚著臉皮跑去認識,促成了後來的交流、以及這篇訪談的誕生。

(F:我,S:綿羊)

F:當初怎麼成為自由譯者的?

S:去應徵雜誌社編輯,結果薪水太低。去朋友公司幫忙過幾個月,不過那應該不算啦;後來就開始接雜誌的外稿。雜誌社給我外稿,我覺得也不錯;那時候只是當作興趣。


F:有什麼決定性因素讓你選擇這條路嗎?

S:沒有決定性因素。後來就越接越多,看到報紙上有出版社徵譯者就去試啦。那時候做的是媽媽寶寶雜誌,講懷孕啦、育兒啦等等。他們和日本的雜誌社合作,然後把日本的文章拿來作為參考;有些重新做、有些介紹新知識的就直接用。

(more…)

Read More